煜荒🐟

喻黄本命不拆♡
蓝雨双核有那么好!

priest♡
最喜欢甜甜惹!


大概是个攻控w

不想看到糟心事
恶意太大了

【恋与】假面与真心——析许墨情感变化

雁南征兮:



既然写不动同人,那就继续挖分析坑吧【bu【。


字数爆炸,啰嗦抠细节【。


 


食用指南:


1.全面剧透,建议了解教授相关的大部分剧情后食用


2.本文纯粹是po主对于教授×悠然的情感线索个人看法,尽量从上帝视角(而非代入女主视角)来解读教授,预计会有很多许太太跟我想的不一样,甚至相去甚远


3.如果不小心让许太太们联想到前段时间的不愉快事件的话还请原谅,本文与那件事无关


4.po主举例时会尽量将文案原句(及其触发条件)放上来,并用下划线标注出触发条件


 


以上,祝各位夫人食用愉快qwq


 


PART 1 总体分析:爱与枷锁


首先来说说,在目前的全部剧情中,我对于教授对悠然的情感状态的看法(结论,没有什么举例论证)。


纯粹的“爱”的一面:


悠然是点亮许墨的整个世界的人,是珍贵无比的“意外”,是为麻木疏离的他唤醒感官与情感的唯一存在。“遇见你之前,我的世界是黑白的。但相遇之后,我的世界变有了色彩。……就好像我打开唯一的一扇门,门后面却站着你。”(游园之约)。许墨把她比作雪(雪夜之约“今天的雪真漂亮,像你一样。”)、天鹅或蝴蝶(电话-画家与蝴蝶),是美好、无暇、明亮的。他爱着她,如同习惯于黑夜行走的灵魂被意外而珍贵的光芒照耀,醒觉,而后不断追随。


这样的爱意是最简单、最炙热、最柔和、最小心翼翼的,仿佛将天使的羽毛捧在心尖上。


但是他的另一面,我们所说的矛盾、挣扎、克制、禁欲的一面,将这颗心的柔软温度紧紧包裹了起来。


来自外界与自身的“枷锁”:


外界的限制和束缚,即B.S.组织的任务,使得他想爱却不能去爱;自身的缺陷,如自幼习惯甚至沉溺于对外界的隔阂、疏离,无法共情(待商榷),理智上明白自己的占有欲过强、但情感上忍不住占有,除科研之类自己对其狂热的领域外没有什么爱好趣味(电话-田园生活)(或说他的生活没有色彩;这一点仅为我的感受),等等等等,使得他想爱,却一方面将自己置于亲密关系中过分低微的位置(自卑,如电话-唯一的色彩的“捆在身边”式的占有欲,同时清楚这种占有“我也觉得太自私了”,被悠然否认后“果然,和我猜想的一样”),一方面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爱意。


——他在这样疼痛麻木的枷锁之下,静默而小心地追逐着自己的爱意。然而,仔细来看,这二者到底是谁包裹着谁呢?它们相互堆叠、拉扯,一层夹着一层,一层漏出一层,层层交织出一个复杂多面的许墨:表面的游刃有余、波澜不惊,内里的情感与理智挣扎、渴望与自我否定来回倾轧,其实都同时是爱意指引的对悠然的保护(防止过激情绪伤害她),也是枷锁企图束缚真心而铸造的壳。


如果把许墨的心比喻成建筑,那么,在这个不断破裂坍塌、又不断填补修葺的宫殿里,总体来说,爱的真心是最内里的火焰,火焰周遭是重重叠叠的立柱、通道、隔层、高墙。火焰越猛烈,周遭越纠结;然而火焰的温度不断从缝隙中透露出来,击打着壁垒、映照出黑影和光亮。


这座迷宫或许会越缠越紧,但有一个办法,让火焰温柔、让束缚垮塌——


悠然的爱。


 


PART 2 许墨的情感变化:意外与控制


悠然的爱是一个概率极小的意外,非意外无法撼动这座沉重的宫殿。但是,墨菲定律发生了。怎么发生的呢?


1.许墨因任务“被迫”近距离接触了一个人;2.这个人,有着他之前的生命中没有见过的简单、纯粹与热烈;3.这个人是queen,evol点亮了他的感官世界,连同爱意一并赋予。——这三点同时满足,才构成了这么一个意外。


接下来谈谈我对于教授情感线变化的看法,到目前的剧情为止,我分了四个阶段。


(注:每个阶段的标题中提到的情节仅为代表情节,不是此阶段的全部)


Ⅰ设计,陷阱——主线一二章,拍摄副本1


许墨之所以接触悠然,完全是因为这是他的计划。从后面剧情分析,B.S.给他的任务是唤醒queen,不论他希望如何唤醒,第一步都是要获得悠然的信任,而最简单(对他而言也很好实施)的办法就是让悠然对他产生好感。


首先我需要提出一点:想办法让某人信任自己、爱上自己,和自己爱上了某人,这两种情况下,人控制举止的方向是不同的。前者只需要达成目标,至于是否在身体和情感上伤害对方可以不管;后者,绝不会希望对方觉得被①冒犯,②疏远,③欺骗,④控制。


第一二章及拍摄副本1教授是如何对待悠然的呢?初见,悠然未反应过来便被壁咚(为了提示她);言语上,体现出自己对悠然格外热络,与对待其他节目参与者不同;细节描写不少出现“盯着”悠然的眼睛;拍摄副本1开头,“对我没信心吗?”(悠然连忙挥手)“如果我不合适,可以把我换掉”(悠然脸红,赶忙否认)(此时许墨“扬了扬嘴角”);合作完最后一期《发现奇迹》后,电话-是约会吗,邀请萤火虫之约,言语暧昧而贴近;提示空间折叠的电话, “(我不想跟编导聊,因为)我以为你会来”“(什么事情)比我还重要吗?”……


这些举动可以概括为“刻意、加速打破两人之间的交往距离”来触发吊桥效应,典型的设计尬撩。悠然的反应基本是脸红、不好意思、不知道怎么说话,从教授的角度看来,可以说是“计划顺利”。


我以为这一部分的情节里教授是基本没有真情实感的,夸张一点讲,这是一台高智商撩妹AI在工作(夫人们瘪打我TAT)。为什么呢?并未怎么接触过,就强行打破交往距离,这样的举动,其实反而是他不太在意悠然本人感受的体现(打破距离可能是一种冒犯,在明知对方感谢尊重自己的时候说“可以把我换掉”是一种对对方的压力和控制,等等)(当然,情侣之间也会有用类似态度来调情的时候,但是此处语境是教授跟悠然并没有深入接触)。我们知道教授在体会别人的情感上是有障碍的,但是在设计尬撩的语境下,他的高智商可以弥补这个缺陷——他只要知道女孩子怎么样会容易对男生动心、听他的控制就好了,比如强行触发吊桥效应;他不需要知道这个举动会让女方除了动心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感受,因为那不重要。


许墨之前的人生是冰冷灰暗的。从各种言行推测得出,他可能从小被视为异类。某种意义上,他对于那些“不动脑子的人”的批评也是一种对外人的冷漠。这个时候的许墨只是Ares,执行任务的机器,除了获得悠然的信任和保护她的安全以外,无需挂念其他东西。


这一段剧情里Ares游刃有余,一切尽在有着极强控制欲、也拥有极强控制力的他的掌握之中。但是接下来呢?


Ⅱ观察,略微好奇,放松——主线三四章,第五章前,及一些约会


这一阶段没有什么具体剧情(三四章不是教授主场,第五章指的是跟踪一段),或者说只是一种态度上的转变,可以参见电话-电影邀约(仍有暧昧试探,但控制感不那么强了)、电话-日常任务(对话更加放松生活化);某种意义上雨中之约游园之约也属于这一部分。


重要的问题是,以执行任务为目的的他,态度为何会发生变化?雨中之约:“色彩在他眼前缓缓展开,逐渐侵入他的世界。/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但他却没挪开眼。”


这个转折的具体原因只能推测,我的推测是,1.感官的唤醒,使得悠然的存在对于教授来说是全新世界,因此有了接近的想法;2.悠然既吃了他那一套尬撩,又没有吃,她的性格本色不受外界干扰,简单纯粹的行事风格、真挚直接的关心等等,让他有了“观察人类”的好奇心(这些东西对他而言是陌生的,并且他认为自己的控制力足够,去观察并不会翻车的)。


什么叫做“既吃了他那一套尬撩,又没有吃”呢?悠然对尬撩的反应是脸红心跳,也把“许墨”二字放在了心理很特殊的位置;但是她的os一直是什么?(几乎持续了前三个阶段)


“有许墨教授这样一个朋友,真好啊。”


(教授:叫我许墨。……(拍摄副本1-7)我笑你每次让我帮完忙,都会拘谨地和我说“许墨谢谢你,多亏有你”)


悠然没意识到这是个陷阱,但是她下意识地在控制二人之间的距离,拘谨和自动尴尬其实是一种防备。对教授而言,这样一个状态,那真是很“可爱”了。


原来情感是这样的吗?这个女孩走入陷阱的时候是这样的反应吗?——我猜教授是这样想的。


第五章前半部分,悠然因为好奇(和好感)跟踪了教授,教授察觉后便将计就计调戏了她一把:网吧健身房话剧院大排档午夜小电影……(这一段教授出门的目的应该是跟组织接头之类的,但我猜想,他意识到悠然跟踪后决定乱跑地点,一方面绕晕悠然洗嫌疑,一方面逗她玩儿看她什么反应)悠然锲而不舍地跟踪。第二天跟踪,悠然看着教授跟女孩子们来来往往居然吃醋了。我觉得,教授这时候会,很,开心。


一方面悠然表现出的是那种单纯(到不要命)的女孩子心思,对于一贯疏离人群的教授而言是一种有趣的“人类百态”;另一方面——


他感觉到自己被关注,被关心,被爱了。


从八岁起没人爱他,他实在是缺爱的,虽然之前他沉浸在冷漠的深海里,可能完全没有意识到。


这些鲜活的情感,随着他视野里鲜活的色彩、口中的甜味(午后之约的泡芙等),一同“侵入”了他的黑白世界。在主线里他还是游刃有余的“情感观察者”,然而就像雨中之约里的“危险”二字,他一边不由自主地在这个女孩身边放松神经,一边意识到这次交际的不寻常——其实即将是滔天骇浪。


这个意外,他自以为不会翻车地收下了,而后自己的心被一点点改变着。他几乎是八岁之后初次接触“爱”这个字眼,面对这一切的他如同孩童,懵懂,好奇,试探,小心翼翼。


接下来,孩童终于伸手了。


Ⅲ无意识的孩子气,试探,自卑,徘徊——主线五六章,新光之约


我非常喜欢第五六章关于孤儿院的情节,除了第五章悠然跟踪实在不合常理以外。面对一群可爱懵懂的孩子,许墨下意识的动作是——拉住悠然,“她是我的”


对于远离他的日常生活的孤儿院的孩子和老师,他终于可以吐露出一点情绪了,因为这个环境对他没有什么限制和压力——不用担心悠然因为被熟人看见而成为谈论焦点,不用担心自己的行为举止不恰当被其他人看见。后一点对于许墨本人而言可能更重要,换句话来说,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站在失控边缘——目睹事件的人对他而言越不熟悉越好,因为熟悉的人是一面时刻警醒自己的镜子。


当然,这应该是潜意识里的判断。我愿意相信孤儿院一段里许墨表露出来的情绪都是下意识的,就像开头所说,火光越热烈,越容易不经意间冲出壁垒。


故意孩子气地把她往自己身上拉,故意让孩子们“误会”成男女朋友,甚至出教室后还开玩笑:(悠然:以后都不好意思来孤儿院了)“那我陪你来?”


没想到,悠然生气了。


这么一个突然的转折,原本无意识的跃动的心突然冷静失落地跌到谷底。


“他突然不说话,怔怔地看着我。脸上的表情有些陌生。”


悠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,“我、我去看看巴士来了没……”挪开视线,跑开。


“许墨一个人站在孤儿院的院子里,微微有些发愣。


有什么东西在心头鼓动着,陌生、危险。


他轻轻皱起眉头,想把心里那阵奇异的感觉驱逐出去。”


……


“你可以,教我爱吗?”


别开玩笑了,你不是撩妹高手嘛。


“可是我只想让你教,怎么办?”


——有时候真希望教授可以一直像新光之约(即↑)里那样,“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许墨的样子,带着一点赖皮和孩子气”。


“直觉告诉我,许墨来自另外的世界,那个世界神秘危险,可我竟在他眼里看出了一丝认真,这一定是夕阳开的玩笑吧。”


Ⅳ真心藏在谎言中——主线七八九十章,危机之约,暗夜之约,水族馆之约,电话-画家与蝴蝶、唯一的色彩、一碗鸡汤、田园生活……


即使第五六章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真心,许墨仍旧在第五章动用evol使悠然沉睡、第六章故意走到旧校舍跟白起对峙(这两处po主至今没想明白具体要干啥,不过想来是执行任务的)。也许悠然的恼羞对于他而言是对“这段感情不应该存在”“她不会接受我”的印证,他认知失调不断地说服自己,以各种理由催促自己从这段情感里逃出去,把当时的心动描述为失控的、愚蠢的东西,以一种“我从未对她动心”的姿态去完成任务。


七八章教授掉线,如果把约会剧情当做对主线的小补充的话,午后之约、舞会之约、山林之约三个甜度很高的约会大约就在这一段,而危机之约、暗夜之约的高虐约会也在这一段。这一段时间里,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全部的心绪,而如何抉择,成为了最大的痛苦。


本文开头提到的比喻说,悠然的爱能让火焰温柔、让束缚垮塌;而更进一步我要说,悠然的爱,就像灼烧、融化那些束缚的阳光,去除束缚的过程仿佛蜕皮新生,把深入骨髓的毒素、枷锁连同皮肉一起灼烧殆尽。在这个过程里,一切能量都仿佛透过凸透镜般,在枷锁上聚焦、点燃,而生活中的其他早已无心处理、无力感知。一方面是刺痛神经的剧烈燃烧,另一方面,是对前路、对自我的无尽惘然。


“以前我觉得,夏天很闷热,冬天太寒冷。


认识你之后,我觉得一年四季,都过得很快。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些,时间就过去了。


你让我分心,让我做出错误的判断……


(笑)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。”


cv访谈的开头


任务还得执行,第九章得知悠然住院的许墨赶忙赶到医院,“我也很惊讶”——显然组织派出了其他人,想用暴力手段唤醒queen(第七八章);然而他是想保护这个女孩儿的,也许还有办法既能保护她,又能完成任务吧?……


一定有办法的——来到香樟树下。


其实这个手段很温柔,应该不会对她造成太多伤害,但是,也许是他很清楚,queen一旦觉醒以后将遭到组织不人道的对待吧,他选择远远地就下了车,一路似乎是恍惚着慢悠悠走到目的地去的。碰见小猫,编平安结,悠然玩得开开心心,然而时间对于他而言,既是对任务的拖延和逃避,也是心理抉择上巨大的折磨。


多爱那个女孩啊,想看着她编平安结的欣喜模样,但是在她身边站不住了,一个人走到空空的庭院里,漠然,惘然,怅然。


平安结送到眼前,惊讶、陌生——这种关心,礼物,从来就没有人这样给过他啊。


“他的眸光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动。许久没有接过。”


悠然看着自己歪歪扭扭的平安结,泄了气,“说实话好了……”


“……实话就是,编得不太好看。”


——将真心,藏在谎言当中。(这句话来自一个教授的同人条漫,实在抱歉我想不起原作了……)


 


“他的脸上是我看不懂的复杂的情绪,似乎带着不舍、留恋、决绝和告别……”


最终evol失控,梦境切换,自己带着她逃走。任务失败了,最担心的却仍旧是她的安危,第二天不断打电话,第三天被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就是“你终于接我电话了。”


“是我让你太累了吗?……”


然而悠然说的是,“说起来真的抱歉,每次跟你出去我都睡着了……”


她却在内疚。


不忍心骗她,但是又不能不骗她,含含糊糊的,“……其实那天你的睡着并不是意外,而是我的催眠。……嗯,你经常跟我说休息不好,一直做噩梦。催眠也是一种心理治疗。……只是,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。抱歉。”


“那……我那些梦境,你都知道吗?”


“我都知道。”


“我……那些都是梦吧?都不是真的吧?”


“没有绝对真实的梦境。……不过我说的那些话,都是真的。”


“什、什么话?”


“不记得了吗?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你。


……


“当然,除了危险外……对于我,你也可以选择,相信你的直觉。


 


这样不忍的欺骗,或者说,一切情绪涌到嘴边却没办法开口直言的状况,在电话和约会里处处都有。


“我不会是那个画家,更不可能是那只蝴蝶。”(电话-唯一的色彩


“我不会伪装自己的。”(电话-日常脑洞


“一定要给个理由的话……也许是因为,你是唯一的色彩。”“我就知道,你觉得这是在开玩笑。……当然是玩笑,不然,你希望是什么呢?”(电话-田园生活


 “虽然今天人很多,但是我只看得到你,所以还是两个人的约会。”(游园之约


“遇见你之前,我的世界是黑白的。但相遇之后,我的世界变有了色彩。……就好像我打开唯一的一扇门,门后面却站着你。”“让大家见笑了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(游园之约


“原来味觉也会改变。”(朋友圈


——最真心的爱意没办法吐露,只能小心翼翼地,做着一定无法被明白的暗示。肯定与否定仿佛回环,真真假假都在言语之间。


“不行……她……还没到时候……”(舞会之约


“你……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……(轻声)是你傻么……还是,我比较傻?……”“你……生气了吗?”“(轻声)我不能把你置于危险中。”(电话-一碗鸡汤


——情绪不受控制地从口中逃逸


“你从没想过,那些谣言都会是真的吗?”(舞会之约


“她已经睡着,没有听到看到这一切,便没关系了吧。


我用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,却没想到那不敢去直面的内心,是,我竟然不舍得。


……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吗。”


“你从来没有想过,危险可能来自于我吗?”


“感情会将人诱导入陷阱。现在……你还来得及逃走。”(水族馆之约


我觉得,悠然最后吻的那一刻,教授已经彻底沦陷了。


谁才是要逃走的人呐……手挽着手,一同“溺海”吧。


 


PART3 前路:圣光,人间


按照目前的约会剧情来看,教授的未来,应该真的能够挣脱枷锁束缚,从Ares的冷酷高台上坠入人间,在烟火人情之中静静守护着悠然,仿佛守护着黑白世界里唯一的、珍贵的圣光。


等到苦痛折磨洗尽的那一刻,层层包裹、伤痕之中的那颗心,会是最炙热、最温柔、最宏大、最了然、最体贴,却只注视着你一人的,一颗破开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裂缝而来的心。


他只需要最简单直接的爱意,便会回报你整个世界。


但前路漫漫,不知还有多少艰难险阻。


许夫人们,我们一起好好爱他,好不好QAQ


END


 


↑原本是想给朋友安利的,想着想着索性来一篇冗长分析,然而满脑子话一按顺序码出来似乎就逃走了大半。基本上一口气打,有点疲惫……希望有把我的意思表达清楚吧。


评论
热度 ( 1245 )
  1. 独处.雁南征兮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煜荒🐟 | Powered by LOFTER